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網 > 文學 > 小說 > 找尋兒子

找尋兒子

作者: 來源: 文學網 時間: 2017-07-30 閱讀: 在線投稿
不知是坐的汽車、火車、或者飛機,還是其他什么東西,羅小虎夫妻倆來了一個在城市的一個大型美容美發廳里。
   說話一個大城市的美容美發廳,但總感覺是三十歲前,剛參加工間時,羅小虎上班邊上的一個理發廳,里面是一排排的理發椅,每個理發師的邊上站著一個美容美發師,有男也有女,有的在做事,有的在聊天。羅小虎夫妻倆好象從天而降,直接就找到了自己的兒子。
   兒子當時正坐在自己的工作椅子上,一個人在那里發呆,兒子見父母來了,還算懂禮貌,自已起身,讓椅子讓給了父親坐,妻子和兒子站在羅小虎的兩邊,這時一家三口開始聊了起來。
   兒子學習不好,沒能考上大學,妻子身體不好,一直在家呆著,這些年另別散散在外面找了點事做,一年到頭沒一天休息,每月工資不到七八百元錢,全年到頭還賺不到一萬元錢,有時回家晚,還有羅小虎做飯給他吃。
   羅小虎在單位是一個最老實的人,重活累活,沒人干的活都是他做。在機關呆的人都知道,做重活累活沒人愿意干的活的人是工資最低的那一類,這類人往往干的是臨時工的活。與臨時工比,他們都同樣的工作,臨時工只有一千多元錢,羅小虎無論怎么說也是正式工,并且是通過正規學校畢業出來的。如果讓他管企業或搞稽查,他肯定不會比那些人才庫和業務骨干差。對于工作,羅小虎還是有這份自信的。他的自信也不是自吹,因為剛參加工作時,他曾經也管過企業,也參加過很多次稅務大檢查,曾經有個被無數稽查人員查爛的企業,企業多年做假帳都未被發現,后來羅小虎去查,就查出了一個偷稅大案,最大這個大案還驚動當時的縣局一把手,最后由縣局一把手擺平了一件事。
   羅小虎工作能力不差,但社會交往能力差,在單位即不與任何領導接觸,也不與哪位同事稱兄道弟,在單位沒什么朋友。尤其是跑關系,送紅包流行這些年,象羅小虎這種人,自然而然的就被邊緣化,也就成了一個拿正式工工資,做臨時工崗位的國家公務人員。在臨時工看來,如果按照同工同酬,羅小虎還占了便宜。但羅小虎不這樣看問題,你臨時工只能與站超市的那些婦女比,他們的勞動強度比你們大,他們每月才800元錢。羅小虎要比當然只會與正式工比,因為除了極個別的崗位羅小虎做不了外,百分之九十的崗位,如果讓羅小虎干,羅小虎一定不會比其他人干得差,并且羅小虎又不貪,工作又認真。這是羅小虎的看問題的邏輯。
   羅小虎老婆沒工作,但單位上象羅小虎一樣,老婆沒工作的很多,有的是領導、有的占據了好崗位,都能將老婆安排到企業去做快活事,有的甚至只掛名領空響。當然這種事,誰也不去說破。羅小虎沒這種本事,但他也很阿Q。他想人活一輩人圖什么,不就圖一個舒服,老婆沒工作,自己基本不用做家務。除了銀行比別人少存點錢,少有一套房子,少有輛小汽車外,生活上,羅小虎什么都不比別人過得差。每月用電都是一百多元,比很多雙工資還多。電腦用了四臺,電視更新到了四十八寸,空調也有兩臺,吃有不比別人差,走到家里,也不比誰家差到哪里去。想想自己的你長輩們,一個人參加工作的很多,還養四五個孩子,日子過得一樣也不比誰差。
   工作上的事,羅小虎不愿意去求人,因此也就聽天由命,隨領導的安排,說到這一生的遺憾,羅小虎的遺憾就是不懂得如果培養自己的兒子。兒子只考取了一個大學?,加上兒子性格上也有些象羅小虎,在社會上也沒什么親戚朋友幫。大學畢業后,一切完全靠他自己到外面找工資找生活。兒子畢業兩年了,在外找工資也不是很順利,有時想到家休息幾天或半個月,每次回家,羅小虎總是那幾句話:“老爸沒本事,一切全靠你自己”。兒子回父母的也總是那幾句話“丟臉不會丟到家,我會養活我自己的,死我也會死到外面”。
   兒子說“這半年多,我在這里做得很不錯,每月工資有五六千元,到現在存了兩三萬元錢”。聽到兒子生活能自理,工資也不錯,雖然美容美發不是什么好工作,但憑手藝吃飯,自己也放心了,因此,心理也很高興。妻子一向是個細心的人,她聽后說“怎么半天也沒見一個客人來”。我看了一眼妻子,妻了也看了一眼我,我本能的反應過來,是啊,怎么半天也不見一個客人。
   兒子從來是一個只報喜不報憂的人,這點與羅小虎非常相似,有什么事都一個人但,也是一個死要面了活受罪的種。本來按照兒子所學專業,在本縣也有幾次招工,按他的條件和動手做事能力,找到二千元左右的工資是不成問題的。這樣一家人在一起,他自己在家吃和住,二千元也夠花。當然要買車養車就比較困難。實際上,按他現有條件,在省城也只能找二千元左右工作,還要自己租房子,還要自己每天上街上的攤子個買得吃。但兒子每次都是一句話“丟臉也不丟在家”,“死里要死在外面”。羅小虎夫妻倆,一方面只能隨兒子的心愿望,但一方面又非常擔心兒子在外面過得好不好。
   羅小虎聽了妻子的話后,又看了看兒子的臉色。兒子也是一個不知道說假話的人,羅小虎一看就知道兒子又說假話了。羅小虎說“這里不好做,還是同我一起回家吧,回家再想辦法”。兒子同意了,然后一個人去住的地方拿行李。
   過了十幾分鐘,還不見兒子回來,妻子就去兒子住的地方看了看,不到一分鐘,妻子就回來了,說是叫羅小虎去看看。羅小虎走到兒子住的地方,站在門口一看,眼前的一切讓羅小虎驚呆了。這那里是人呆的地方。一樓整個是一個大廳。大廳的正對面有夫妻倆正在炒菜做飯,做飯的后面擺放著一張床,床上有幾個小孩正在打鬧,看得出,這應該是夫妻倆的孩子。炒菜的地方的一邊有一個水池,里面的水好象關不死,水一滴滴的流著,地下也滿是濕濕的,大廳的中央擺放著兩張飯桌,這應該是打工仔吃飯的桌子。在炒飯的對面有一個臺階式的上樓護梯,上面應該就是打工仔住的地方。羅小虎看到這種情況,想到自己的兒子就生活在這種地方,心理不由的一陣酸痛。此時兒子正提著行李下來了。
   兒子與夫妻倆來到了大街上,快到車站時,兒子說不回去,嘴里說的還有那以前說的幾句話“丟臉不會丟到家,我會養活我自己的,死我也會死到外面”。想到兒子在外面吃的那份苦,羅小虎心痛了,他在大街上求兒子,可兒子怎么也不隨他回家,羅小虎就這樣在大街上痛哭了起來?拗拗,突然好象腦子被什么刺了一下,羅小虎醒了,原來,他做了一個夢。
 
文學網-www.160112.live
上一篇:惻隱之心 下一篇:【文緣】深深的雨巷(小說)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