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注冊及審核,發布直接上首頁,現在就寫日記吧!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文學網 > 文心 > 人生 > 我們都老了,已來不及坐下談談理想

我們都老了,已來不及坐下談談理想

作者: 風笑笑 來源: 文學網 時間: 2013-11-27 閱讀: 在線投稿

理想這個東西,我記得你曾經問過,值幾毛錢一斤。

那時候,我們都還小,還沒有空閑好好談談理想,或者說,是不屑吧。嗯,對了,就是這個詞?赡憬駜菏窃趺戳,我從來沒見過你這么善感。得了吧,別再晃著你大腹便便的肚子了,我知道你喝大了,要不,就借著這股酒勁兒,把你積攢了這么多年的話,都說說吧。

過了今兒,就沒了明兒了,我們都老了,已來不及坐下談談理想。

前幾天,我見了小軍,就是那個當年和我對著瓶子吹了一斤城固特的小軍,你記得吧,這家伙那年遇見了一湖北姑娘,姑娘如花似玉的,不到一月就閃婚了,那年代還沒有閃婚這個詞,這一對小王子和小公主生了一個兒子,你羨慕了吧,他們幸福了三年,后來就離了,誰知道是什么原因,離了,又娶了一個,結果又離了,這他媽的都是些什么事兒?

我今兒才知道,還是小軍不爭氣,這廝離了一次后染上了賭博,欠下了百萬多的帳……再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我看著他,特感慨,就像我現在看著你一樣,那些青春,那些過往,那些狗日的無法被抹去的記憶,就像一道大山,橫亙在我面前,無法跨越。

我知道他找我只是想找個人傾訴而已,那天我和他都喝高了,走的時候我們都有些搖搖晃晃。

你看,我又說了這么多,還是該你說了,或者,說說你吧。

嘿,別謙虛,我知道,你一直在外面奔波著,挺苦的,來來來,喝了這杯,端著多累呀。沒關系,多說說醉話,醉話不是胡話,醉后的話,沒有半句是假的。明兒早醒來后,你還是你,神清氣爽。

這些年,偶爾的時候,我也會想,我們像狗比一樣的活在這個世上,見人說著人話,見鬼說著鬼話,人鬼到齊時說著醉話,可是,有那一句話是他媽的真心話呢?有那一句話是他媽的掏心窩子的話呢?有那一句話是他媽的是拍著胸膛的話呢?

挺可憐的,是吧?我覺得也是。

那些年,我們經常勾肩搭背的坐在河邊,幾瓶酒,你一口我一口,說的話卻是一籮筐一籮筐的,現在,酒喝得多了,話卻越來越少了。對了,我們常去的那條河邊,現在已成了休閑一條街了,說的再多的話,說的再高聲的話,也被從那些富麗堂皇的緊閉著的門縫里擠出來的歌聲遮蓋了,聽不見了。

別再說現在的人心變得太假,是我們太年輕都看得不大明白。

去他媽的。

聽說你婆姨生了閨女,模樣還怪可愛的。

我當初也很想要個閨女,光給閨女起的名字就寫滿了好幾張A4紙,可惜婆姨生了兒子,這真是太遺憾了。要不,我把當初給閨女起的名字送你,你參謀參謀?

哈,說起孩子,你看你兩眼放光。你隨意說著,我隨意聽著,也許到天亮,我們就都忘完了。

有時候吧,覺得我們都老了,但有時候,又覺得我們都還是孩子。這是不是一種?或者說,我們都是病人。

我想起了一部電影,英國病人。是那個叫安東尼?明格拉的光頭鬼佬導演的。哈,你也想起來了,大約是90年代的電影了吧,遙遠的好像過了好幾個世紀,這不好,這真的不好,大腦總是被記憶充斥,新鮮的人和事又怎么能夠進來?總是對失憶的人有著好奇。失去的記憶,無跡可查,反而覺得尤其珍貴?墒,伴隨找回的記憶,往往不是欣喜,而是慘痛和磨難。

安東尼?明格拉已經死了,可我們還活著,記憶就是這么可怕,拉近著一個又一個的距離,卻又疏遠著一個又一個的現在。

可是也還好,我們都還活著,我的兒子,你的女兒,也還在慢慢長大,要不,我們結個兒女親家吧。

哈哈。

你還行不行,說了半天,都還沒說到正題上,我看你都有些醉眼橫斜了。

不怕,真心不怕,誰還沒傻逼過那么幾回,再說,我們傻逼的次數多了,不稀奇了。

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沒錢的時候追女孩,是誰傻逼的陪著你在人家姑娘家門前的小賣部里,一毛錢一毛錢的湊著買啤酒喝,結果人家姑娘愣是沒有看你一眼。你還記不記得,是誰在KTV里像死狗一樣反復的唱著劉德華的冰雨,雖然我今天還不會唱這首歌,但那狗比一樣的歌詞我現在還記憶猶新:我是在等待一個女孩,還是在等待沉淪苦海。你還記不記得,是誰失戀時在雨里嚎叫。你還記不記得,是誰在初戀的姑娘結婚時喝得大醉,醉倒了睡,睡醒了繼續醉。你還記不記得,是誰網戀了一個仙女,卻看到了一只恐龍,興匆匆的不遠千里赴約,卻連回來的機票都是哥們我給贊助的。

你一定都記不得了,但我卻記憶猶新,機票錢你到現在都還沒還我。

你年輕時候追過的姑娘都披上了婚紗,成了別人的新娘,養了別人的孩子;你年輕時常走的那條老街,都蓋起了新樓,進出的都是些濃妝艷抹;你年輕時曾談過的那些理想,都換了一副面孔,成了別人功勞簿上的炫耀;你年輕時憤怒過的那些世事不平,都在今天,成了每日上演的情景喜;你年輕時做過的那么多那么多的傻逼事,卻不會有人在你面前提起,除了我。

我活的很尷尬,我想,你也是。

喝了多少酒了?數數看?我們很久都沒有這么放縱過了吧?我們都老了,再沒人會死于心碎,卻仍然會死于心肌梗塞,還是悠著點吧,這扯淡的人生還很長。

我聽說了,你后來過得也不是很幸福。你的初戀女友嫁人了,你很快的就娶了現在的姑娘,到底報復了誰呢?到底是誰讓誰不幸福?你現在能給我說個一二三四五嗎?當初是怎么勸你來著?你都忘完了吧,我也忘完了。

那怎么辦?生活和幸不幸福無關,生活就是生下來,不管多難,你都得活著。我們還不都是這樣碌碌無為的度過了歲月,荒廢著時日,說著一些不找邊際的廢話,我們都說是我們虧欠了青春,可誰知道,到底是誰他媽的虧欠了誰呢?我不知道,當我們嘴角很容易的撇出“無聊”的時候,我們究竟是在說生活,還是他媽的在說自己的靈魂?你能告訴我嗎?

“你是不是感到很孤獨,感到冷,感到需要擁抱。”你很熟悉是不是?這不是我們年輕時泡妞才會說的話,這更像是一種自問。

在靈魂獨處的時刻,在你和我面對面喝酒的時刻,你是不是感到很孤獨?孤獨是因為自私,自私是因為不幸福,可不幸福卻是我們一手編制的天羅地網,逃也逃不掉,我們還能怎么樣?感謝上天的賦予,感謝一切的不公?可那些狗比一樣無用的感謝,早就被生命淘汰出局。

那個寫《進化論》的達什么文,是個傻逼。

我們是不是還要繼續喝,繼續說,說說我們的理想?或者說,除過理想,我們還有什么?

其實是不是可以這樣說,除了狗日的理想,我們什么都有。

當面對悲哀,當面對迷茫,當面對麻木,當面對孤獨,當面對憤怒,當面對不幸福,當面對種種的時候……還是再喝一杯吧,我們好像都有些激動了。

也許平靜要比聲嘶力竭更有力量。

這就好象是你很平靜的說你和某人的母親有過性關系,就比你大吵大嚷更容易讓別人相信些。這是有道理的。

老婆,女兒,你都有了,你還追求著什么?你還理想著什么?讓她們過得好一些,不應該是你最大的理想嗎?我搞不明白了。

那么來,我們掰扯掰扯,理想,理想是個他媽的什么東西?就像你曾經問過的一樣:這狗日的理想多少錢一斤?

青春是一場還沒有開始便已經結束的春夢,春夢了無痕。激情澎湃的春夢,卻有一個虱子不停的在你的夢里跳來跳去,夢醒后,濕漉漉的胯下,全是虱子跳過的腳印。

這就是理想。

哈,你笑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別喝多了就像個傻逼一樣的對著我傻笑,咱們寧肯賣身,也不賣笑。

年輕那陣,你的理想是什么?掙多一些錢?泡腰細腿長的姑娘?過人五人六的日子?現在,你的理想實現了嗎?你嘔心自問過沒有?

我們能不能這樣說,那些傻逼的理想是用一個又一個的成長折疊而成的,那些成長的陣痛,早已經滲透進了我們的血液,滲透進了我們走過的每一個腳印,滲透進了我們喝過的每一杯酒,它早已經和我們形影不離,如影隨形。你的過去印襯著你的明天,你的明天又無時無刻不銘刻著你的過去。每一次的探索,每一次的迷茫,都是一場關于理想的追問。

既然如此,我們莫不干了這杯理想的酒,再干他三杯,再干他娘的。

可是,你說,一個男孩,得要走多少路,才能成長為一個男人?一個男人,得要穿過多少的亂七八糟,才能看清楚戴著面具的自己?可是,你說,還會不會再有像現在的時刻,像現在這兩個傻逼舉著啤酒對飲才能想明白理想到底是個什么東西的時刻?可是,你說,那群孫子打哪兒能編出那么多賺人眼淚的故事,就像你失戀喝的像個傻逼時唱的那首“一個人靜靜發呆,兩個人卻有不同無奈”?可是,你說,那些不羈的過往難道都真的是一陣風,那個讓你有了飛一般感覺的姑娘真他娘的就是一場青春的意外?可是,你說,除過這些,還有什么能給我們的理想舉行一場體面的葬禮,然后風光的下葬?可是,你說,為什么那心靈暗角中蟄伏的空虛,還有被生活深深壓抑后的浮躁還在促使著、期待著被擊打的疼痛和不安?

可是,你說呀,如果還有這樣的時候,我們還會不會再喝得神魂顛倒,會不會再說這些全他媽是廢話的話?

你他媽喝多了別睡呀,給我說話呀。

唉,你還是醒來吧。要不,對著一個睡著的傻逼說話,我也變得傻逼了。

文學網-www.160112.live
上一篇:你好,三十二歲 下一篇:脆弱的生命

相關閱讀

發表文章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廣告、非法的言論。
友情提示: 登錄后發表評論,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讓更多網友認識您。